安徽热线 - 安徽地区最专业的新闻资讯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亳州 > 我与亳州的传奇

我与亳州的传奇

发布时间:2019-05-23 09:56:08 来源: 作者:
在“地下钱庄”的地道里走上一会儿,带着深深的喟叹上到地面时,感觉和亳州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传奇,又近了一

wangbj9591

◎苗秀侠

作者简介 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清明》杂志副主编。写作小说、散文。代表作有散文集《青春的行囊》,小说集《遍地庄稼》《迷惘的庄稼》及长篇小说《农民工》(合著)、《农民的眼睛》《皖北大地》等。曾荣获老舍散文奖,安徽省政府文学奖,北京文学奖,安徽省五个一工程奖等。

高德地图告诉我,我的故乡苗老集,和亳州城之间的距离,是63公里,开车走高速不到一个小时。

哪一种情意,比得上思念故乡的情意?哪一种念想,是真正的朝思暮想?

没错,我就是那个把亳州当作故乡的苗老集痴情人。无论是大阜阳时代,还是阜阳亳州各自有了行政区域划分时,自我少时北望亳州这座充满传奇的城池始,已命中注定我跟她的缘分,并且此情此意,今生不可更改。

我这坛从故乡泼出去的水,尽管山南水北绕了一圈,当站在大亳州的土地上,内心的波涛仍风起云涌。

少年的忧伤

最初知道亳州,是从母亲唱的戏文里获得的。那时候亳州叫亳县。

学龄前,趴在小板凳上捏泥碗碗,听妈妈小声唱河南豫剧,其中几句听得我耳熟能详了:“花木兰羞答答施礼拜上,尊一声贺元帅细听端详,阵前的花木棣就是末将,我原名叫花木兰是个女郎……”

花木兰是谁?见母亲唱得情真意切,眉眼里都是对花木兰的喜爱,忍不住问道。

花木兰离得不远哪,就在北边那一片。母亲讲述着花木兰替父从军的故事,然后,手朝北一指,喏,花木兰的家,就是亳县那个地方。

原来,那个叫花木兰又叫花木棣、武功高强女扮男装的武林高手,就是北边不远的亳县人哪!便对亳县有了遐想。小孩子的遐想抻不远,简单,在脑子里过一过,又站在村子北边的一只石磙上,北望一番,仿佛看到穿战袍握银枪的女子,骑着高头大马,顺着麦地垄跃马扬鞭而来,甚至带来一阵呐喊声。这经验来自乡村舞台,民间剧团演唱的武戏,演员们的穿着打扮,一招一式,就是这种样子。那么,带兵打仗的花木兰,也一定是这种样子喽。

后来的戏文里,让我知道了白脸奸臣曹操,会治百病的神医华佗,都是亳县人。对亳县的神往,已经到了痴迷地步,而她却远在天边之外。

是的,小时候对方位没有具体概念,生于大平原的人,抬头看到的是一片高天,顺着田野朝远方看,天地相连处,就是天的尽头了。在天的尽头看不到的地方,就是天边之外了。向往天边之外的世界而不得,会有忧伤,因此,北望亳县成了我少时唯一的忧伤。

这份忧伤止于十四岁。

第一次私游

十四岁的暑假,与同学相约,去远点的地方玩玩,就去了玄集看茨河闸。对着滔滔茨河水唱歌跳舞,又沿着河堤的杨树林子疯跑尖叫,欢乐一整天。仍觉不过瘾。我们可以去亳县!我的提议让同学兴奋,立刻点头同意。

在学校,我们两个最铁,一起跟男生打架,一起写小说,一起散步谈理想,还各自取了笔名。那时候,《清明》《小说月报》已经有了,我们成绩好,可以很自信地朝老师借杂志看。就这样,我和同学成功策划了亳县之旅。之所以敢去一个陌生地方玩,其中的底气,是同学的表叔就在亳县工作。

说起来很低智,但仍把各自的父母骗住了。我跟父母说去同学家玩三天,同学的版本跟我如出一辙。两个少女就这样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私游。那时候没电话,没微信,相隔七八里路的村庄,可以玩《三十六计》里的瞒天过海。

一大早出发,先从苗老集坐汽车,朝西走七十里,再在三角元转车去亳县。到亳县县城时,天黑透了。一直难忘在陌生县城汽车站猛不丁出站的感觉,浓厚的陌生感,仿佛一张黑毯,呼啦将人裹严。一路说笑此刻息声,不敢兴奋,两个小孩努力装出胆大妄为的样子,却最终,乖乖地快速钻进站东小旅馆。那时候不流行研学活动,旅馆老板娘见到两个背黄书包的小姑娘,端出应有的担心,她慈眉善目,问道,同学是走亲戚吗?立刻点头,眼泪几乎要掉出来。晚饭也不敢出去吃,就那样团在床上,紧张到天亮。

天亮的好处是肥人胆。亳县县城处处阳光,树叶清亮,蝉声悠扬。两人饱餐一顿嘛糊油炸馍,立马来了精神,为昨晚的委顿胆小羞愧不已。既来之则安之,一定完成亳县的首游。亳县既然做过都城,肯定有与众不同之处。果然,老石板街漂亮至极,厚实光亮的石板,平生第一次见,两人蹲下身,用手摸石板,尽管是暑天,仍觉石板透着沁心凉意。

还有街两边的老房子,虽非高楼大厦(那个年代高楼不多),却古色古香,有着不怒自威的风姿。那时候年少,尚不懂这种风姿就是帝都的文化气场。当然,除了老房子,亳县的新街道和别的县城没大区别。一边在街上走,一边东张西望,问了许多人,终于找到同学表叔工作的大院,却不料,表叔升了职,到某镇当站长去了。因为找不着表叔,没有依靠,胆子再次变小,一番商量后,两人决定匆忙结束亳县之旅。

现在想来,亳州的首游,尽管没有见到和花木兰有关的影儿,却成就了一篇像模像样的小说。题材是从黑白电影里高仿来的:送鸡毛信,接头暗号,游击队长留着大胡子(同学所说的表叔模样)。送信途中,惊险连连,遇见鬼子的巡逻队,在小旅馆避险……那篇小说有一万字,真是可读,先是在班里被同学传看,又被隔壁班同学借去养眼。首游亳县成就了我与此城的传奇,也开启了我的写作之旅。如果说此生与文学结缘,和早期的亳州之旅,和亳州文气的滋养,不无关系。

自家屋下的地下铁

亳州的文化名胜举不胜举,单说曹操修建的地下运兵道,就是世界奇迹。同行的钱红丽老师说这是曹操的地下铁,真是比喻得形象之至。关于这条地下铁,二十年前已经游览,那时候要原生态一些,地道里潮湿,时有渗水,狭小处须弯腰侧身方能通过。或许考虑到游人的安全和视觉效应,运兵道的进出口都做了修缮和美化,地道的灯饰也装点得迷宫般如梦似幻,特别是进口融入的建安文化元素,使地下运兵道多了一种文化的气势。

结束了白天的游览,已近傍晚,我心中有一个呼唤,要给自己再制造一次私游亳州的机会。我要去老街,看年少时走过的那些路,还要去看一位老人。

当地朋友带着我,先去了北关老街区。我说起少年时的私游,走在老街上,看到一座大房子,门口有拴马的铁环,曾抓着铁环玩了许久,不知是哪一条街。

朋友在亳州城长大,对每条街,每个年代的传奇,都了如指掌。她断定,那一定是咸宁街。我们立即朝咸宁街走。果真,我当年见到的就是这座高门大户,原来是清代建筑糖业会馆,又称金陵会所。

现如今,会所修葺一新,门口威武的石狮子,门两边墙上闪闪放光的拴马圆形铁环,一如当年。搁现在的说法,这铁环就是停车位。忍不住抓住铁圆环,背靠高墙,仰望苍天。听到跑走的时光轰隆有声,逆袭而来,跟小苗在咸宁街劈面相逢。老街也一定惊诧不已,当年私游亳县的无知少女,已成玉润珠圆的中年大妈。

在白布大街,我终于见到了那位老人,他在临街的店铺守候着“非遗”糕点“一闻香”,又把护着后院的地道。难以想象,一个每天都能坐在自家后院,对着地道品味云谲波诡的沧桑历史,是一种多么畅快奢侈的人生体味啊。

老人正在店铺里忙活。陪同的朋友说明来意,老人爽快答应下来。穿过长长的院落,经过一蓬盛开的金银花丛,到达后面的一处房子。房子的下面,就是地道的进出口。

老人推上电闸,立刻,洞口内外一片通明。阶梯很窄,小心翼翼朝下走,一股历史的烟尘味扑面而来。地道里却别有洞天,比曹操的运兵道建得更加实用。不但有行走的主道,还有休闲的客厅,专门放钱柜的洞穴。

据说,这是几家银行联合开发,专门藏放金银财宝的地方,真是货真价实的“地下钱庄”啊。兵荒马乱之年,带着足够的钱,躲避在地下,有吃有喝,还能在地下客厅里喝茶聊天,倒也有几分乱世里的惬意。

因为保留着原貌,地道里积水较多,有些地方人还不能过去,只得远远望着那一条条地道的深不可测,想象着发生在地下的故事。这“地下钱庄”地道是和曹操的地下运兵道相通的,如果在地道里待不下去了,可以带着财宝,顺着运兵道,直接跑到城外。想当年,挖掘地道的人,一定知道地下还有个运兵道,但人家为了保住钱财,严守秘密,以致让曹操的地下铁,在若干年后,才得以现世。

在“地下钱庄”的地道里走上一会儿,带着深深的喟叹上到地面时,感觉和亳州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传奇,又近了一步。

临别时,买了老人制作的“一闻香”。真心羡慕这位有手艺,还有私家地下铁的老人。生活在亳州城的这位老人,他的日子才叫富足才叫传奇!

花木兰的花海

终于,在去花海大世界赏花时,活动主题“木兰故里春风行”彰显出来。道路标牌上写着“木兰路”,清悠悠的沟渠叫作“木兰沟”,可见,花木兰的元素无处不在。木兰沟和花木兰有关系吗?山东蓬莱有个村庄叫木兰沟,为嘛这个沟也叫木兰沟?喜欢找传奇听故事的我,来个打破砂锅问到底。陪同赏花的当地村干部马上当起了解说员,很快给我补了一课:这条木兰沟,在20世纪的1958年开挖,是众多未出阁的姑娘,用两个月时间圆满完成的水利大工程,她们拼搏上阵,香汗挥洒,发扬的就是花木兰不怕吃苦、勇往直前的精神。沟渠挖好后,就取名叫木兰沟。

  • 关键词浏览:
  • 异性之间发生了关系,大多是从这几个时候开始的,别不信
  • 友谊和爱情之间隔着千山万水,但有时候却只隔着一层纱,一层纱被捅破了,那么两个人的关系也就不是那么的纯洁了!...

  • 将8个子女留给妻子抚养,自己跟女儿同学远走高飞,张大千晚年结局如何
  • 见异思迁者不在于他人撩拨所致,而是个人朝三暮四使然,有缘无分永远不是花心滥情的借口,而是移情别恋的托辞。...

  • 特殊旅客点单,高铁志愿者接单四年来,这群南站志愿者累计服务旅客1500万人次
  • 8月10日上午10:46,随着一声轻轻的汽笛声,G595次列车缓缓进站,自动门徐徐打开,返肥旅客有序下车。...

  • 微视频:“乘风破浪”这爷仨
  • 入汛以来,长江中下游地区各大江河、湖泊水位猛涨,安徽省当涂县乌溪镇外河水位全面超警。面对汛情,乌溪镇一心村民兵营长王富一家祖孙三代人主动...

  • 六安市首个5G数字工厂正式应用落地
  • 近日,安徽瀚海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联合中国电信安徽公司通过5G试点创新实践,建成瀚海新材料5G工业互联网平台,这是六安市首个基于“5G+云+大数据”...

  • 这一幕幕温情的瞬间 在巢湖市救灾安置点定格……
  • 进入三伏,酷暑难耐,受灾严重的巢湖沿岸转移群众在临时安置点的生活还好么?...

  • 深圳“下药男”涉嫌强奸被刑拘 受害女生:不会原谅他
  • 7月15日晚,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针对“女顾客遭男伴下药”一事发布通报称。嫌疑男子赵某因涉嫌强奸,已被警方刑拘。...

  • 安徽最大单体智慧温室大棚即将落成【组图】
  • 7月8日,航拍安徽省桐城市范岗镇杨安村正在建设中的桐城市现代智慧农业产业园一期5万平米的智慧温室大棚。...

  • 淮南一烧烤店发生爆炸 致小楼坍塌两路人擦伤(视频)
  • 7月7日中午,一段安徽淮南路边门面发生爆炸的视频在网上传播。当晚,淮南市公安局田家庵分局就此事发布警情通报。...

  • 昌盛的朋友圈:“一剪梅”国外爆火 你知道原因吗?
  • 这首歌是怎么火的?一个叫“蛋哥”的快手用户,上传了一段自己在雪地里唱《一剪梅》的视频,被一个国外网友看到,又把这段视频上传到YouTube。...

    最近更新

    安徽热线始建于2013年,是安徽地区最专业的新闻资讯网站,是全国各界人士了解安徽的主要窗口之一;本站以安徽本地新闻为主,可以说是安徽地区最全的本地新闻资讯网站了。

    如果你发现本站的内容有侵犯到你的合法权益,请附上你的权利证明发送邮件至admin$shzx.org,经本人核实后将以最快的速度删除。

    Latest Copyright © 2013-2099 安徽热线 版权没有 盗版不究 欢迎转载 请勿镜像 娱乐吧 友情赞助